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大的黑洞

治愈一下

 
 
 

日志

 
 

如果提笔写东西 是不是意味着释怀了  

2014-07-16 23:55:17|  分类: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
只是需要一个足够大的宣泄口而已。


8号晚上的飞机回来  妈妈跟大嘟嘟去接我 
问我要不要去吃东西 可能因为最后那个月在学校吃的东西不是很多
所以好像胃口变小了 最开始说不吃
后来妈妈说要不要喝完茶 心里想到凤爪虾饺 就说那就去吧 
走了一道一般回岛人会做的事 就是发照片传朋友圈 意在刺激刺激没有回来的人 
像以前一样 吃的很开心 回评论回的很开心 
因为之前说过 8号回来 9号就回老家陪爷爷 
回来后 先把电脑上一些电视剧转了码 
如以前一样 玩手机玩到半夜 安心的睡去 回来的第一晚 就像前几个假期一样 没什么区别

早上没睡醒的时候 感觉到妈妈过来 在我旁边躺下来 轻轻跟我说 起床了 妈妈买炒粉回来给你吃了
当时其实很困 但是妈妈说炒粉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就睁开眼睛 像以前一样 跟她在床上说说话
我说 如果我考试顺利没挂科的话 我打算中秋过后再回学校 8号陪爷爷过个中秋 9号还能陪你过个生日 多好
妈妈没说话 我没在意 

妈妈跟我一起吃早餐的 我拿了手机出来跟她一起自拍 后来看了那张照片 她真的很憔悴 
吃完早餐后 我到沙发那边坐下 妈妈在餐桌那边坐着 过了一会儿她让我过去坐 我说干嘛 她说 你过来坐咯
我要过去的时候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 然后就忘了 后来去上了个厕所 出来的时候 妈妈又让我去餐桌那坐着
我过去了 坐下后 她看了我一会儿 说 妈妈跟你说件事 你不要怪妈妈 不过你要是怪妈妈也可以
我没在意 说 嗯 她说了一句话 没说完她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条件反射的“啊?”了一声 
那一刻我觉得很像偶像剧 我甚至觉得是不是我灵魂出窍了 看到我捂着嘴 眼泪就决堤了 歇斯底里 看到妈妈一直哭
她说我没做的她都替我做了 我脑子里就想着 他不在了他不在了他不在了  
 
我只晚了一天而已 一天而已 阴阳相隔

打完这句话我没有崩溃没有哭 很平静 我想 是我的自欺欺人模式又出来了

听说他已经十多天没吃饭 话已经说不出来 
听说奶奶每天都在他耳边说 要撑着 等房子盖好 等我回来
听说房子封顶后 他就一下子衰弱了 一天天的衰弱
听说他跟爸爸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八所 
听说爸爸某天帮他洗澡的时候 可能是弄痛他了 他还像以前那样瞪着爸爸 想要挥拳头 假假那样挥
听说走的前两天 有两只鸡跟爸爸他们在外面守了一夜  一公一母
听说最后那刻 他有些痛苦 奶奶在他耳边说 放心 小琳琳在考试 回不来 放心去 不到一分钟 他就安详的去了
听说要一年后才能去看他的墓 
听说他的墓离老家大概有三公里
听说那天很多人回来送他 家里很热闹
听说其实他真的很坚强了 真的是在用意念支撑着 想等他的孩子们将房子盖完

听说 一切只是听说
 

我眼睛有些涩 深吸了一口气 将眼泪逼回去 这篇日志也许会很长 也许不长 我不知道


妈妈说她来不及告诉我 爸爸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他是早上走的
大家都很乱 没来得及通知她

不知道哭了多久 发了多久的呆 我说 我去收拾东西了 待会回老家 
我带了些衣服 洗漱用品 就回去了 如果不是要跟妈妈联系 我想我不会带手机回去
是大嘟嘟送我回去的 在路上的时候 眼泪一直在流 不想忍也忍不了 脑海里全是以前跟他的画面
天气很热 可是下车后也没有感觉 往村子里走 就看到爸爸撑伞出来接我 
看到爸爸 感觉心里的酸楚就一下子爆发了 变成痛哭 嗯 是痛哭 走近了才发现爸爸也在哭
他扬起手 边作势要打我边说 你不要哭 你哭爸爸也会哭 
手落下 却是一把搂住了我 就那样搂着我走回去 在路上 从肩膀上很真切的传来的感觉 他的手在抖
回到老家 我径直走到房间里 放下书包 就真的 明显感觉到 爷爷真的不在了
我感觉到有人过来拉我 有人过来安慰我 有人让我坐下 有人让我喝水 
最后只剩我跟爸爸在房间的时候 就慢慢平静下来了 
他说他最后是一直看着爷爷的 我说 噢 

我去了爷爷住的那个小房子 过去的时候看着门关着 感觉就被戳了一下
进去后 看到他经常坐的那个凳子已经收起来放在了一边 我像以前一样 坐在那个小床上 
像以前一样 跟他面对面的讲话 只是现在看到的不是他 是墙而已


第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去了爷爷的小房子坐着 发呆 被伯母看到了 我听到她跟我爸爸说 小琳琳又去那个小房子了
我听到了爸爸急急忙忙的脚步声 他过来看我 说你在这里干嘛 我转过头看他 不说话 他说 来 去刷牙 我点点头 跟着他出去
我知道 他怕我出事。
老家天气很热 就算坐在树荫底下也很热 每天睡得很早 醒的很早 
因为房间使用的问题 我跟爸爸睡一间房 他让我睡在床上 他睡凳子上 
每天隔着蚊帐 跟爸爸说话 看着他明明很困却不得不理我的样子会觉得很暖心 逼着他跟我说晚安 真的很暖心
在那几天 对爸爸的依赖感高强度爆发 他去哪我就去哪 多热我都粘着他坐
以前回老家也是这样 大家坐在外面 做该做的事 不间断的去那个小房子看看爷爷 
所以在老家那几天的模式 让我觉得爷爷还在 还在那个小房子里 走过去还会看到他坐在里面 
还会看到他看到我惊喜的表情 问我在哪上大学有没有钱花还有几年毕业 他一心想让我回来工作 嗯我知道的
只是会在晚上过去看那个小房子的时候  看到小房子门锁着 里面是黑的 心里就会有个声音 他真的不在了 
或者是每天早上 像以前一样过去先看他 推开门后看到又是墙的时候 才会后知后觉 意识到 他不在了
离开那个小房子 那种自欺欺人的模式就自动启动 爷爷还在里面 在睡觉 在等我们叫他吃饭
回去的那天 去那个小房子坐的时候 奶奶过来坐下 跟我说了那天的事 包括在爷爷耳边说的话 
我好像没见过奶奶哭 那应该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 我转过去看她 眼睛里有泪水 
她是个很坚强的女人 一直都是 闲不下来 身体一直都很好 听说爷爷走的那天她一下子晕过去了 如果不是发现的及时 
我又会失去她 差点

我回去的那天 姐姐也很快回来了 后来我才知道了很多事
后来才知道妈妈跟全家人说既然已经晚了就先不要告诉我了 其实她最初的打算是如果来得及会不顾一切的叫我回来的
后来才知道 全家人可能都不知道怎么面对我
后来才知道我回去的那天姐姐给家里每个人都打电话问了我有没有回去 一听到我回去她就马上赶回来了
后来才知道妈妈去接我的前一天回老家守了一整夜 所以她很累
后来才知道 我的家人真的都很爱我 爱到我不愿意他们看到我难过

姐姐回来的那天 找到在小房子里的我 过去坐下说 我回来了 我就是怕你难过 
忍了很久的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说我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再也不能握着他的手了再也看不到他了
姐姐说 你不要搞我哭 说的时候她已经哭了 
后来她说 也许没看到我对我来说是一种遗憾 但是没看到对我来说也未必是件坏事 因为最后爷爷的状态很不好
后来我妈妈也说 没看到爷爷最后一面对我来说是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但是这样也好 这样留在我脑海里的爷爷就是那个乐呵呵的爷爷
而不是那个最后连话都说不出的瘦的皮包骨的爷爷

有天晚上 我们坐在院子里乘凉 奶奶坐在我旁边 突然就跟我说 你手机里是不是有爷爷的照片 给我看看
因为手机升级加上之前已经删了很多照片 照片并不是很多 好在有一些他状态很好的照片 还有一张是爷爷奶奶的合照
我让爷爷把手搭在奶奶的肩上 奶奶笑的很灿烂 爷爷微微笑
奶奶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 没说话 就把手机还给我了 她很想爷爷把 但是又不表现出来

姐姐说 爷爷是个很小资的人 一天洗澡很多次 洗的干干净净 穿戴整齐 就会自己一个人出去喝茶
喜欢听戏 听着听着还会跟着哼 喜欢读书看报 尽管文化程度不高 但是很重视教育 喜欢写字 
喝茶加很多糖 喜欢吃海鲜 猪肚 好像没有他不喜欢吃的东西 看他吃东西会觉得很香
舍友说过看我吃东西总是觉得很香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爷爷的影响或是遗传 如果都不是我会当做是我们的缘分
姐姐也说过 觉得爷爷是个精神世界很孤独的人 因为奶奶不解风情 只知道她的鸡鸭鹅还有她种的菜
但是爷爷的情商就会很高 至少在他这代人说把 
在老家的那几天 很安逸 早上起的很早 吃完早餐就坐在树下跟爸爸婶婶聊天 或者是坐着不说话
到了点就吃饭 有时候姐姐会回来 跟我说她的旅游计划 想去哪去哪 看着她觉得有个姐姐真的很好
安逸与临界点的抗争 最终的胜利究竟属于谁

回到海口后 心里的恐惧感 抵触感 就全部都出来了 强烈的 爷爷不在了的声音 在一遍遍提醒着我
前天去外婆家 看到他们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没忍住 急忙就走到了前面 在最短的时间把所有情绪压了下去
像没事人一样 跟外公外婆说话 外公看到我第一眼就说 瘦了 是不是回老家太伤心了 我笑说 没有啊
吃饭的时候 外公一直在说话 最后说 人死不能复生 你不要太伤心 然后那个声音就又出来了
我点点头 说 嗯 知道了 
从外婆家出来 去明珠广场 帮婶婶的孩子买英语碟 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挑完碟 再买了几本游记书 
就那样抱着袋子 走出去 过天桥的时候 往桥下看了下 车水马龙 人来人往 谁也不知道 我的世界里少了一个人 这个世界少了一个人
在公交车上的时候 往车窗外看的时候 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建筑不同的景色 不知道是什么戳到了泪点
一直就那样哭着坐着回去了 他还没等到我毕业等我用第一笔工资带他去喝早茶看着他很香的吃东西然后对他笑 

回到家后 我把以前录的爷爷的声音放出来 将电脑的音量放到最大 想要听清楚他的声音 
压了一天的情绪终于是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完全失控 
又像是灵魂出窍一般 我看到我对着电脑痛哭失声 还有以前的照片 
爸爸打电话过来 问我在干什么 我压着声音 说在看以前的照片 他应该是听出来了吧
但是他没有多问 也许他怕我失控他知道我一个人在家 他说那好 早点睡觉 我说嗯
后来 妈妈打电话过来 听出来我声音的不对劲 问我说 你干嘛了 我说没干嘛 她说你到家了也不给我打电话
我说嗯 她说你干嘛了 我真的忍不住了 冲着电话说 我到家了不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想平复了我的情绪再给你打电话
我不想你老是问不想你们老是问我干嘛了你能不能不要问了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哭可以吗可以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 说 那行 你早点休息 我把电话挂了 过了一会儿姐姐打电话过来 我挂掉 开了飞行模式
再过了一会儿 姐姐打电话到家里了 她说你怎么了 不要哭了不要让大人担心 我说嗯 
她说 出来吃甜品不 我说不出 她说 你妈妈很担心你 别伤心了 我说嗯 
到了晚上 不知道多少点的时候 我把手机开了 爸爸打电话过来 问我怎么还不睡 我说快了 互相说了晚安 挂了电话
收到姐姐的短信 她说 16号要去旅游 问我要不要一起 说这几天忙着订票 有时候都忘了那些难过的事
她说有时候想起来会很难过 但是很快就会有一股动力 因为她脑海里总是有爷爷的憨笑声 她说 you should move on 
她发的很长 我回了一句 不去了 你玩的开心 知道了

昨天在家里 跟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她说 我那里有一条你1岁生日的时候爷爷买给你的一条金链
我说那你能给我不 她说我正准备说
她把那条链子拿出来给我看 是条足金的金链 吊坠是个爱心 链子也很好看
她说那时候爷爷来家里带我 她那时候每个月工资就200多 有时候300多  每个月给300给爷爷
爷爷就存起来 自己去买了这条1000多的金链给我做生日礼物 
她说94年的1000多是很多钱了 
她说爷爷把那条金链拿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在说他为什么要给小孩子买那么贵的东西 又戴不了
她说爷爷没有给哥哥姐姐买过这些东西 
她说爷爷是自己去买的 都没人知道
她说94年那年有地震爷爷一下子抱着我就跑到楼下了
我看着那链子 就想着 爷爷在20年前去买这条链子的时候 心里在想着什么 
会不会想着 哪条给我的孙女戴最好看 或者是 我孙女以后戴上一定很好看 我孙女会喜欢吗 

可惜我没机会告诉他了 爷爷我很喜欢 你的眼光很好噢 真的 
可惜我也没机会戴给他看了 听到他说一句 真好看

也许是因为有了这条链子 就像是他还陪在我身边一样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把那个项链戴在手上 握着那个爱心吊坠入睡
并没有睡的很好 自从回老家后 到现在 每天晚上都会醒很多很多次 昨天两点多睡 醒了很多次 五点多就彻底醒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或者说 我在怕吧 只要稍微清醒点 就会想到 他不在了 就彻底清醒了

打下这些字 让我觉得我像一个写手 这一个多星期就像在做梦一样 可是 每天的事情真的都清清楚楚的在我脑子里
抗拒了一切的社交软件 说的最多的就是 没事 
很感谢那些在这些日子跟我说话或者来问我怎么了的人
有个学长在微博私信我 说 还好吧 消失在几个app的人儿 我不知道是因为好奇心还是因为真的关心
我没有马上回 因为没事这两个字让我觉得矫情 我也不想说没事 我想说 我有事 我很难受 但是这些话对谁说都没用
最终换来的总是那一句 别太伤心 要向前看 
但是最终我还是回了没事 谢谢      是真心的感谢 

我没有释怀 我没有走出悲伤 我不想见其他人 我想一个人待着 
但是 我只能用 爷爷不希望我这样 的理由 来逼着自己像常态一样 
隐藏着那个临界点 掩盖着一切的情绪波动 

但是 我亲爱的爷爷 我真的很想你
那些还没来得及说的话 希望你能听得到。

真的真的很想你。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